憂鬱與盼望:給憂鬱的你(1) |伍育英老師


「我有酒糟性皮膚炎。」

面對說明自己臉上滿是痘痘的慘況時,別人的反應要不即狀似瞭解地回說:「皮膚炎,喔~」,接著就靜默不語。

我心裡開始想,你根本就不知道病況的嚴重性,因為你沒說出2個最關鍵的字「酒糟」;另有些人乾脆直接表達有聽沒有懂,問我說:「你剛剛說這是什麼?」

嗯,你很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疾病,但是至少你會再問一遍,代表你想了解;
還有些人,真的聽到了「酒糟」二字,會滿臉狐疑地說:「酒糟,什麼酒糟?」底下未說出的話可能是「這跟你的臉有什麼關係?」。

當類似的互動在生活中頻繁出現時,面對好心詢問的人,我決定省事,對外說法一律改成:「臉上的痘痘是因為口罩過敏。」

這是一個在疫情期間大家聽得懂又能接受的答案。我不想再造成別人不知如何回話而我又需費力解釋的窘況。

憂鬱的你,是否如同我一樣?

認為別人根本無法了解你的狀況,別人無法明白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你也做不到,或是提不起勁去做。

為什麼你看世界或事情是這麼的灰色。沒錯,我要告訴你,他人真的很難了解你的情緒、你的困擾,甚至是你的憂鬱症,除非他學過憂鬱症的相關知識。

最近我的酒糟性皮膚炎因天熱加上戴口罩,又發作了,看著臉上不忍卒睹的膿包,試著用以往調整睡眠與飲食的方法企圖彌平它們,卻絲毫不見起色。

有一天當我不得不告訴學生我因臉部的酒糟性皮膚炎,無法戴口罩,無法再一起參加某個課程時,她居然知道這個疾病,並介紹了醫生。我有立刻去看嗎?沒有。

憂鬱的你,是否也像我一樣,想用自己的方法走出你的情緒低谷?

關心你的人或許給了你很多好的建議,但是你卻沒有真心想去嘗試,你總認為狀況沒有那麼糟,自己可以處理的,甚至認為不去管憂鬱情緒,它自己就會好的。

然而,我的酒糟皮膚炎在我把自己儘量關在家裡,不戴口罩,甚至打開冷氣來侍候脆弱的肌膚後,它自己好了嗎?沒有。

我終於決定去看學生推薦的醫生,看完醫生後,我也下定決心這次要好好遵照醫囑,把藥吃完、把藥擦滿。

不能再像以往因為怕藥物的副作用,自己隨便停藥或減藥。等病況穩定後,相信醫生會允許我恢復以往的自我照顧方式,甚至教導我更多與這個疾病和平共處的方法。

憂鬱的你,是否也像我一樣,就算終於願意去看醫生,卻不規律的服藥,或是因擔心副作用而自己停藥?

這樣,只會把疾病拖得更長,甚至變得更嚴重。

乖乖地吃藥與擦藥約一週後,我的臉居然開始停止冒痘痘了,那麼,我現在完全相信這位醫生的處方了嗎?

沒有,我還在觀察,前面2、3天看著毫無改善甚至有點更紅的臉,我心裡其實是擔心到底有沒有效,會否愈治愈糟啊?

憂鬱的你,會否也跟我一樣擔心藥物到底有沒有效啊?

你或許不知,憂鬱症藥物通常是服用二週到一個月後才會顯現效果,急不得的。

有時藥物的副作用若造成你非常的不舒服,下次回診要主動跟醫生提起能否換藥,因為對A適合的藥,對B很可能造成不適。

醫生通常都會很願意幫你調到最適合你的藥物。

(Artem Podrez: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6466466/;creative vix)

說了半天,我的酒糟怎能跟你的憂鬱相比?

的確是有天壤之別,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面對疾病,人類是有一些共同的情緒與行為的。

譬如,酒糟嚴重時,真的是無臉見人,而憂鬱的你,常常可能是不想見人。

最後,就讓我總結一下到底我想告訴憂鬱的你什麼:

  1. 你的感受,你最清楚,不要期待別人能夠完全了解。
  2. 一般人不了解,不必傷心。找對人很重要,學過憂鬱症專業知識的醫生,專業助人工作者,甚至是自己或家人曾罹患憂鬱症的人都會了解你的。
  3. 你察覺自己身體或心理狀況不對的時候,不要不當一回事,不要心裡期待疾病會自己好轉,因為這次很可能就是不一樣。
  4. 試著告訴別人你的煩惱,或許有人就能提供給你好的資源。他無法幫助你解決問題,但是卻可以把你帶到能解決你問題的人面前。
  5. 要遵照醫囑,不要因為害怕藥物的副作用,而不服藥或自行減藥。
  6. 當憂鬱症獲得控制,甚至好轉後,醫生自然會開始慢慢減藥。你不會一輩子被它困住的。

憂鬱的你,會否想知道神在這整個過程中,祂在哪裡?

祂為何允許疾病臨到你我身上?

另外,你會否想知道身為一個基督徒專業助人工作者的我,會從那些角度幫助憂鬱症弟兄姊妹釐清他們的身心困擾?

請你帶著好奇,等待我們下一次的談話吧。

 


相關協談輔導資源,請參考以下連結:
全人關顧中心
台北靈糧堂輔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