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十年邁向地極之路



「地極」這兩個字對我有很獨特的意義,它代表了我傳道生涯的起點與終極目標。在我信主不久時,有一次被聖靈充滿,我開始講方言,最後我聽到自己將所講的方言翻譯出來:「把福音傳到地極!你把福音傳到地極!」當時我問神:「哪裡是地極?」就在那一陣子,我一直聽到有人分享中東的事,慢慢的,我領受神給我的地極就是中東。而這十年來,我對如何邁向地極有許多學習。

地極路程新體驗

在回應全職呼召的初期,我的一大考驗就是學習在必要時,能立時將我習慣的學術派哲學思緒和術語轉成貼近日常生活的親切風格,操練倚靠聖靈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透過神去看見人心的真實需求,我在牧養上的許多慘痛教訓,教導我每個人心都是個「地極」,若不肯放下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不肯倚靠聖靈,是無法進入每顆心的地極。

在我牧養的最深暗夜中,一位單親媽媽跟我說,她要跟著我,因為她看到愛心和她所要的生命特質。其實她所經歷的是上帝自己,我這個傳道人只是上帝的器皿罷了。神的呼召是支撐我渡過挫折的最大力量,其中有莫大的盼望與安慰。

最近這五年,我兼職擔任教會以色列「憐憫帳幕會堂」事工的聯絡窗口,

我對以色列的了解是在過去這五年中才算真正開竅了,最重要的是求問神對中東局勢和事工的看法,聖靈觀點才是關鍵,而不只是看著時事去禱告。

神也改變了我對傳統中東宣教路徑的觀念,全新而多元的中東宣教方式是當今的聖靈浪潮,就算暫時不能直接到當地駐點,仍然在邁向「地極」的路上,神的時間和方式才是真正的最短捷徑。

擺脫屬靈潔癖症候群

信主以來,有一度我患有「屬靈潔癖症候群」,我無法唱詩歌以外的歌曲,我所看所思所想幾乎都是以信仰為中心。有一次,當我照著司琴課本練習彈奏一首流行歌的兩句歌詞「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請溫暖他心房」,當下我不停流淚,我很驚訝聖靈會受這段歌詞感動。這種感覺很類似彼得聽見主對他說吃不潔之物的經歷,我感受主邀請我更多進入不信主人群的生命中,用更寬廣的角度去尋找並牧養主的羊。

約莫三年多前我的大哥離婚了,我萬萬沒想到因為這個家庭悲劇,我的大哥信主了,今年母親節也跟大嫂復婚了。主對我大嫂說:「傻孩子,我接納妳回神的家,妳丈夫回家了,妳也應該對他說:『傻孩子,回家就好!』」神透過這件事讓我不怕事奉過程中所遭遇的悲劇,凡事盼望、熱切期待神蹟的來到。

神奇老爸對我笑一笑

今年是我回應全職呼召滿十年的日子,十年前在報考神學院之前,我父親的心臟需要做更換瓣膜的手術,當時慕道十年的父親決定受洗,建造過許多公共工程的他,親自監督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工程,將祖墳改建成基督教的樣式,他說:「我信耶穌,祖宗也要跟我信耶穌。」今年二月初,父親安息主懷,在剪輯追思短片時,「阿爸對我笑一笑」這首詩歌的旋律在我耳邊響起,神稱許我的父親是個「神奇老爸」。如今,在天上我有兩位神奇老爸在為我加油,看著我繼續奔跑我的傳道天路歷程。

我深知未來將會更多充滿神的奇妙作為,我的神奇老爸會露出笑臉與我同行!

 

文/21屆校友/張淑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