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的呼召,一輩子的跟隨



2013年1月2日是我在靈神的結業講道,當天剛好是我全職事奉邁向第十年。當謝院長為我禱告時,其中領受的是“多國之母”的呼召,這是第二次神透過不同牧者的口中,提到這方面的呼召。記得剛信主時,我跟神禱告說:有 一天,我要為祢成為國際講員,只要有華人的 地方,我都要去傳講祢的話語。有關這件事, 只能默默的放在心裡,因為害怕被貼上【妄想症】的標籤。

2015年2月25日,突然在睡夢中醒過來,看 一下時間,凌晨兩點三十五分,隱約中感覺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就在半夢半醒之間,我似乎 聽到熟悉的聲音對我說:“孩子,從今天起, 不再是你的行事曆、不再是教會的行事曆,而是我的行事曆。我呼召你成為一位自由傳道, 回應多國之母的呼召。”當時的我聽到這一連 串的話,讓我睡意全無、完全驚醒。之後的幾天,我嘗試說服自己說,那只是我的幻聽擺了,但事實上,我心裡知道有一個屬靈的轉移 (Spiritual Shifting)正在發生。

之後,我進入內心交戰和討價還價的階段, 我告訴神說,有三個是我過不去的坎:第一, 大多數選擇為自由傳道,都是在服侍上資歷深 厚或從牧會的前線退下牧師的牧者,才會考慮這方面,而我太年輕了,沒有突顯的專長和恩賜,如果太早成為自由傳道,可能會夭折。第 二:我在教會服侍的圈子和格局都有限,沒有 太多機會跟其他教會連結,認識我的人不多, 因此,有哪間教會要請我講道呢?第三:如果要成為自由傳道,至少在我被按牧後,才有公信力。

當這些問題拋出去之後,神在禱告中回答說:第一,我就趁你年輕,還可以拖著行李到處走動的時候,呼召你成為多國的祝福,不行 嗎?第二,你的事工就是你的生命,很多人有牧者的頭銜,但不一定被我用。第三:如果因著你回應這次呼召而失去按牧的機會,你願意嗎?聽完這些話,那一夜,我彷彿來到自己的客西馬尼園,面對這杯,我該如何回應? 神繼續對我說:年輕的時候,一有呼召,你就單純的回應,因為當時的你,沒有什麼可給予的(You have nothing to Give)。如今,我再次呼召你,你也沒有什麼可損失的(You have nothing to Loss)。這一刻,我心裡這一道道過不去的坎,終於可以跨過去了。

2015年7月1日,我正式以自由傳道的身分, 飛到馬來西亞的外島講道,這是一間只有30人教會。當教會的牧師得知我棄新加坡豐厚的薪資成為無薪的自由傳道,也放棄了申請新加坡永久居民的機會;他隨口說出:每天有30萬的馬來西亞人湧進新加坡工作,就是為了新加坡的薪資(新幣的兌換率是馬幣的一比三),而 你竟然離開住了20年的新加坡,你應該是瘋了。我想我是的,但瘋的人絕對不只我一人, 還有保羅和許多眾聖徒。

回顧這五年的服事歷程,有太多講不完的見證和神蹟。神用祂大能的手帶我去了15個國家,服事了50多間教會,幾乎80%以上的機 票,都是神信實的供應,包括連續四年到蒙古共和國的短宣費用。在這期間,最大的突破就是用我破碎又新加坡式的英語(Singlish)在 蒙古和印尼講道,我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抓住一個信念神要用我破碎的英語來醫治破碎的心靈(God want to use my broken English to heal the broken heart)。同時,台灣成為我第三個屬靈的家,經過這些年與台灣教會的配搭,在大甲靈糧堂的王銘智牧師的推薦籌 備和神學院的成全協助下,今年三月份舉行我的按牧禮拜,我也在當天正式成立【豐盛 國際事工】,主要是以證道(Preaching)、 培訓(Training)、屬靈引導(Spiritual Mentoring)為往後服侍的方向。在全職服事的18年內,經歷兩次重要的呼召,讓我的人生活得很精彩,因為我深信:一次的呼召,一輩子的跟隨。

 

文章/第二十一屆校友 朱雪玲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