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脈動-靈神歌曲操刀手 / 曾以強


這三年,神特別使用靈神富有音樂創作恩賜的學生,創作出深切動人的神學主日主題曲,而你知道,神學主日主題曲是如何產生的嗎?
訪談四位「靈神樂曲操刀手」時,不禁訝異他們有著眾多的共通性,舉凡對神的熱愛、音樂創作的概念、經歷等等,神呼召他們進入靈神,也併呼召他們用音樂榮耀祂。

藉由今年神學主日主題曲《大能的勇士》的創作,我們一同窺探自去年《水深之處》到今年《大能的勇士》他們的音樂創作歷程。

以下訪談人物姓名簡稱,照片由左至右分別為:
蔡寶琳 - 寶:創作召集人、歌詞創作。
劉必旭 - 旭:歌曲創作、樂曲編輯。
張蕎希 - 蕎:歌曲創作、樂曲編輯。。
黃恩雨 - 雨:歌詞創作。

 

 

1.在之前有音樂創作的經驗嗎?神學主日主題曲的獨特性是?
雨:前兩屆神學主日主題曲:《為光作見證》、《水深之處》我很榮幸都有參與。神主主題曲的獨特性,是每當完成後在學院開始傳唱時,有神很大的同在和恩膏,這種感覺,好比被神蒙召全職事奉、被神觸摸的強烈感動,許多的人在唱時,眼淚會不禁落下,因為歌詞往往,會唱出願意回應神的心聲。
寶:我之前沒有音樂創作的經驗,但願意開始嘗試音樂創作。我知道上帝熱愛音樂創作,因而使我能用音樂創作來服事祂。
旭:我以往較多參與音樂編曲。歌曲創作是將歌曲的詞和旋律創作出來,而音樂編曲是專注於樂器的歌曲的包裝。《大能的勇士》的獨特性,是結合了教會老詩歌《興起,興起,為耶穌》,目的是激勵更多的弟兄姐妹在這個世代當中來為神擺上站立。
蕎:我自國中就開始詞曲創作,高三時候開始舉辦音樂創作分享會。以往我都是獨自寫歌,神主主題曲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團體創作,這對我是很特別的經驗。

 

2.在創作之前有什麼預備?在過程中如何與其他成員配搭?
雨:我會花時間呼求聖靈,把歌詞和創作理念寫好,在團體創作短短三小時內,歌曲就完成了。大家很有默契,且彼此幫補,因我們每人都有經歷神、對神有敬拜的心。
寶:創作之前我們每人有先思想經文,且把有感動的詞寫下來,也因著大家強大的音樂創作性,就很順利的完成歌曲。
旭:我認為自己的思緒很重要,要清楚知道在歌曲當中所要表達的內容。在這次的創作裡,我透過禱告,得著經文背後的亮光。
蕎:我們先一起敬拜、禱告,讀主題曲的主題經文,再填詞。我和必旭很自然的開始彈琴,把好的旋律記下來,慢慢形塑成一首歌。創作的預備是每一天對生活的觀察和感受,因為音樂對於生活是分不開的,而音樂對於信仰更是分不開。在創作前或過程中,需要更多地靠近神、明白神的心,才能寫得出來。

 

3.在創作中的挑戰是什麼?如何克服?
雨:寫詞對我是較困難的,但我和聖靈說:「主啊!幫助大能勇士吧!」過沒多久,就文思泉湧了。曾經有人這樣說過:「喜歡一個人就像欣賞一首歌的曲,愛上一個人是更懂得它的詞」感謝主,讓我在這次的創作過程中,對神愛有著更昇華的表達。
寶:比較困難的地方是歌曲完成後,經由編曲的部分,必旭花了不少心力在這部分。
旭:要在短時間內集合、容納四位成員的想法和創意,且在只有一台電子琴的環境下,編曲與和聲編寫都必須靠想像,是非常挑戰的。因此,我透過禱告,求神賜我創意,且在傳遞想法時可以簡單、明確。感謝神,祂都親自引領幫助。
蕎:編曲、寫譜、分部,都比最初的創作還要艱難許多,但我們都會互相溝通體諒、提供意見,事情就自然慢慢到位。

 

4.從《水深之處》到《大能的勇士》你經歷到什麼?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和感動?
雨:《水深之處》我較多是寫曲,詞是由維蓮和懿佳所創作。《水深之處》讓我感受到回應神呼召的人,在過程中的心境是複雜的,但經由主每一次地靠近,就有能力和堅定的信心回應神。在《大能的勇士》,我如同基甸多疑多慮、膽小,且沒信心,但神卻有耐心和辦法,激勵我回應祂為我量身定製的呼召和命定,使我越發地認識神的信實和良善,並且見證:「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

寶:最感動的部分是唱到「興起,興起,為耶穌」那段,在分部合唱時,很明顯地感受到神的同在。「興起」的原文,有著喚醒、安置、建造、使連結的意思,原來,我們都被喚醒和建造,目的都是使我們連結於神。
旭:從《水深之處》到《大能的勇士》,我經歷人生第一次帶領大合唱的突破,雖然過程中有挫折,但每一次的挫折,都是我成長的經歷。我感恩,從和弦的使用、到樂手的配搭,讓我體會到單靠自己是無法完成的,是一同由團隊努力的付出,所看到的成果。
蕎:每一次團練,看著樂曲一次比一次完整,心裡很感動,當自己深深的在這首歌敬拜時,更能感受到神的喜悅和愛。這次的主題曲,有一句扎心的主題經文:「神對基甸說:「我必等你回來。」有時我會像基甸有懷疑恐懼,但神還是用堅定的愛呼召了我,使我再一次被激勵。

 

5.音樂創作事工,帶給你自己生命的幫助是?
雨:「用音樂來表達對神的認識」是神呼召使用我的服事。神賜我對音樂的愛好與直覺,來讚美稱頌祂,因而使眾人來認識祂、產生共鳴。我一生致力於成為那「為神、為人相遇的器皿」。
寶:創作帶給我生命的幫助,是“即便不會樂理,還是可以哼出一段旋律”;“即便沒有經驗,但還是可以去嘗試新的事物”;“即便不知結果,但還是可以享受過程的美好”,因為,我們已盡全力擺上了。
旭:我用音樂服事神己超過二十年的時間,當看見、聽見弟兄姐妹藉由音樂被神觸摸時,會非常激勵我。無論得人或把人帶到神的面前,神都會使用我手上的五餅二魚,成為眾人的祝福。

蕎:我的其中一個異象,是透過創作音樂、詩歌來榮耀神,來對這世代說話。除了繼續精進音樂的恩賜外,我會藉由音樂更多地認識美善的神,且找到最真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