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缽的屬靈傳統|神學本科 徐慎明


⼀個傳道⼈的養成之路
托缽的屬靈傳統:靈修學報告


在尋求靈修學期末報告的主題時,有一位聖人的生命完全抓住了我的目光,他本是義大利富商的兒子,二十五歲以前他是當地有名的富二代,過得是比同代的人更浮誇奢華的生活,但當他的生命遇見上帝神聖的呼召,他毅然決然放棄自己的一切,擁抱「貧窮女士」(Lady Poverty)--這位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淑女,此聖人卻宣稱要與她「結婚」,這是多麼的讓人驚奇,他一無所有但卻充滿上帝豐富喜樂的生命,吸引著眾人爭相加入他所組織的修道團--小弟兄會,他就是聖方濟(或聖法蘭西斯),天主教史上最受歡迎的聖人。此刻,他的生命也深深吸引著我。


(Jusepe de Ribera ,Pitti Palace Museum)

本論:托缽屬靈傳統的主要思想

一、聖潔的貧窮:

為福音而貧窮是一種手段而非目的,這種志願性的貧窮主要是透過倒空自己:不論是對物質的占有、權利的慾望、人際的依賴還是靈裡的驕傲,來達到專注於神即專心傳道的目的。這有別於我們慣常有的「貧窮感」(感覺貧窮,但並不一定物質缺乏),這種一無所有的經驗會讓我們經歷到靈裡的更新,在一無所有之中經歷到上帝的同在,經歷到如登山寶訓裡所說的「虛心的人(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在這過程中我們會經歷三方面的更新:

1.安全感的更新:我們很常將我們的安全感,建立在我們所擁有的東西上,但法蘭西斯曾說:「一旦我們擁有什麼,就需要武器保護它們和自己,這是為什麼會有爭吵、戰禍及法律訴訟的原因。…對我們這小群人而言,我們已完全溶入『不擁有世上任何短暫物質』的生活中。」在法蘭西斯的世界裡,因為沒有任何對物質的「擁有」,自然也就避免了對「失去」物質的懼怕,而能將我們的安全感完全建基在上帝豐盛的應許中,專心信靠神。

2.需求的更新:當快樂的來源不再從物質而來時,我們就可單純經歷到屬天的喜樂(哈5:18)。在有一次法蘭西斯與修士里奧旅途的途中,他要修士里奧記下法蘭西斯自己對「至善之樂」的詮釋:「若有人告訴我們巴黎所有的博士都加入我們的行列,請記下這並非至善之樂。若有人告訴我們所有主教、神職人員甚至君王,都加入了小兄弟會,這也不帶來至善之樂。…如果我們的弟兄將所有不虔敬的人,都使他們悔罪而接受上帝,又能行各樣的神蹟,這也不帶來至善之樂。…當有人殘暴、用沒有憐憫的方式對我,若此時我能忍受這些,因愛上帝之故,心中不怨尤,反存著喜樂,請記下,這就是至善之樂。」我們可由此看出,法蘭西斯認為一切的恩賜都是上帝所給予,所以我們沒有可自誇的,但唯有我們像初代教會的使徒們歷經患難,以為基督受苦而歡喜(徒5:41),那時我們才能經驗到上帝的喜樂。

3.神能力體驗的更新:當我們真實體會自己在神面前的軟弱,我們才能謙卑順服,以至於經驗到神的大能。有一次當修士馬西歐半開玩笑地問法蘭西斯:「為什麼是你?為什麼世界的人都來跟從你」,法蘭西斯這樣回答:「因為造物主在這世上,再也找不到一個比我更無用、更不配、更有罪的人,去執行他的旨意。祂選擇我去使那些高貴的、富有的、有權位的、美好的及有智慧的感到羞愧。使人們知道,一切的美善與榮耀,不是來自人,而是來自創造萬有的主宰」,當我們倒空我們這個器皿,才能讓神的大能在我們裡面更多的運行。

二、專心祈禱、傳道(服務):

當時其他修會的主要修行方式是以出世的靜修方式為主,法蘭西斯也曾困惑於到底要專心祈禱,還是有時候也要傳道。但再尋求過聖克萊和修士西利維斯特的意見後,他們從神得到的回應都是「神揀選你不是專為你自己,也是要教別人得救」,從此開啓了小弟兄會出世祈禱與入世傳道並重的修行方式。小弟兄們不僅跟從著馬太福音19:21的教訓,將自己一切所有的變賣了分給窮人,也信靠著馬太10:9~10的應許,不帶任何錢囊地行走傳道、沿門托缽。他們甚至突破了自己生命的界限,走入痲瘋病人中間,擁抱他們、親吻他們、服事他們,將神的愛帶給他們,採用祈禱、傳道並重的修行方式。

三、成為和平之子:

小弟兄們在「貧窮」上的操練,使他們在與人相處上,經歷到不被支配也不轄制人的自由,因為不求對關係的佔有,使他們能用欣賞的角度,去看到人之所「是」(to be),並且以透明純樸的真我與人相交,使人自然地被他們生命所透射出上帝的光輝吸引,有別於用高言大智辯論使人折服於福音之下,小弟兄們所到之處充滿的和平,甚至連回教的國王也被吸引。在十字軍東征誓言用刀兵奪回耶路撒冷的時期,法蘭西斯曾帶領著他的一位小弟兄赤手空拳地進入回軍陣營。在回軍陣前他們幾乎要被打死,但最後他們居然奇蹟式的被帶到蘇丹阿拉干米的面前,在當時能夠身首不分離地來到蘇丹面前的基督徒,法蘭西斯是第一人,而從他口中吐露出的和平福音,更是讓蘇丹為之動容,雖然最後蘇丹表明無法改變信仰,但卻極厚待法蘭西斯,且讓法蘭西斯之後有機會藉著蘇丹的關係,進到聖地、加略山等地去敬拜上帝。法蘭西斯不費一兵一卒,竟然到了十字軍靠著武器暴力仍奪不回的聖地,可見非暴力的和平,是有何等的大能。
 

托缽屬靈傳統的操練

一、透過腓2:6~8「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及林後8:9「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他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他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來默想耶穌的「貧窮」:祂原有一切的豐盛,卻為了愛我們的緣故,道成肉身,以窮人的身份居於曠野、漂泊不定,最後一無所有的,在十字架上釘死,傾倒萬有、擁抱死亡,這就是祂「豐盛的貧窮」。在默想完後,求神幫助你來倒空自己的慾念,學習耶穌的虛己,讓聖靈更多來掌管你。

二、操練除了基本的什一奉獻外,為身邊有需要的弟兄姊妹作特別的奉獻,透過超越自己平常習慣奉獻的額度,去感受不再藉由擁有金錢建立安全感,而是將安全感建立在神的身上,放下心中的佔有之物。

三、操練去跟街上行乞或是拖著殘疾在賣東西的小販的接觸,透過奉獻超過他所求的金錢來祝福他跟尊榮他,與他有接觸(身體碰觸、聊天關心)或為他作祝福禱告。學習突破自己的生命世界,擁抱社會中的邊緣人,視他們為自己的弟兄姊妹。

四、操練尊重平常最讓你頭痛生物(例如:蚊子、蟑螂)的生命,試著去接納他們而不是除掉他們,試著從他們的身上去欣賞到上帝創造的美好。


從學習走入操練的實況

我在週五教會青年事工的輔導培訓中,透過分享耶穌受難記的影片、聖經經文和聖法蘭西斯的故事,帶領大家默想耶穌為我們的「貧窮」。在默想中深刻感受到耶穌的「虛己」、「貧窮」沒有別的目的,單單就是為了愛我。因祂的貧窮,如今我能站在恩典中,享受祂一切的豐富。在默想耶穌的貧窮時,我開始為我過去的自我中心、驕傲、控制慾悔改,我感受到心裡的重擔隨著我的禱告一點點地減輕、釋放,就好像放手讓氣球飛向天空一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神來的喜樂,讓我能享受、感謝神此時此刻為我的一切安排,也對所托付我的羊產生更多牧人之愛。而與我一起操練的輔導,也表示真的經歷到聖靈很深的充滿。

我在做這個操練以前,其實已經荒廢什一奉獻一段時間,但當我定意要做這樣的操練時,我就學習把金錢的擁有權重新還給神。在禱告中,神馬上就讓我有感動要特別奉獻給小組某位家境不好但仍在學的姐妹,連奉獻的數目我也都尋求出來。當這個主日我將奉獻的錢從提款機提出來時,很奇妙地我竟然沒有心痛的感覺,反而有一種我手中拿著的是別人的東西,我現在是欠他的,要趕快償還的感覺。我到了教會,默默地把什一奉獻和特別奉獻投到奉獻箱,神蹟就在此時發生了,在我投完奉獻箱後還不到一分鐘,擔任教會會計的師母把我找去,說有一包特別奉獻是別人要給我的,在此之前我已經一整年沒收過對我個人的特別奉獻,而我打開奉獻袋一看,竟然是跟我奉獻給那貧窮姐妹一模一樣的數目,我當場完全愣住,心中完全被神的大能所折服,對神的信心也大大提升,真的可以嚐到法蘭西斯所經歷的,那種倚靠神一無所缺的感受,榮耀歸與神。

為了在生活中實行這項操練,我在主日過後來到忠孝復興的十字路口,在大致觀察過後我發現,這裡共有三位坐輪椅賣東西的中年人和一位駝背賣玉蘭花的老人,此時我心中的掙扎是:「我要怎麼去接近這些人?」過去我也是對他們置之不理的那種,每當他們推著輪椅來我面前時,我總是手一擺就拒絕了他們,腦中同時可能還想著他們會不會是被人利用。但當今天我站在十字路口注視他們時,心中開始為他們受到這麼多的拒絕感到憐憫,特別是那位駝背又跛著腳的老人。當我挨近他時,鼻中已經聞到他身上傳來刺鼻的臭味,但我還是上前,用將近幾十倍的價錢跟他買了一朵玉蘭花,他有些詫異怎麼會有人這麼做,連忙地跟我道謝,我回他說:「這是上帝要給你的,因為上帝愛你」,之後我就站在街上彎著腰跟他聊了十幾分鐘,從關心他做生意的情況到他的家庭狀況,感受得出他很高興有人能聽他分享,因為平常他的客人平均跟他接觸不會超過三十秒,最後我為這位王小平弟兄按手作了祝福的禱告。後來我又幫了第二個人,在要去幫第三個人時,因為看到她躲在路旁抽煙我就作罷了。透過接觸過去不會接觸的人,並且與他們分享金錢和生命,自己彷彿覺得世界變可愛了一點。這種不帶目的、對人純粹關懷的感覺,帶給我輕鬆又喜樂的感覺,因為超越了心中的藩籬之後,才發現其實還有很多人可以成為我的弟兄姊妹。但對於我看到某人在抽煙而沒去幫助她,事後想想覺得有點慚愧,這代表我的心裡還是在某些點上無法放下對人的價值判斷,去完全地接納人,我想若是法蘭西斯或許就會毫無猶豫地去跟她接觸吧!

選擇不殺家裡的蚊子,跟他和平共處。平常我每天大概要打十隻蚊子才能入睡,但這兩天我刻意不打蚊子,操練像法蘭西斯一樣稱呼他們蚊子姐妹,看是否能跟他們和平共存。我的操練心得是,我注意到自己過去為了要殺他們,心情常經歷上下起伏,因為總是有要追著打或打不著的時候,但自從我定意不殺他們、學習欣賞他們後,我發現我的心情變得比較平和,在打報告時一隻蚊子停在我的鍵盤上,我開始可以欣賞他們的可愛與美,上帝創造他們是這樣的纖細,他們長長的吸管卻又是這麼靈巧,以至於我因他們讚嘆上帝的創造。但我也必須承認自己實在不是聖人,在操練完兩天不傷害蚊子,造成家中冬蚊成雷後,我還是忍不住對他們大開殺戒,無法做到像法蘭西斯被鼠群攻擊時那樣的堅持忍耐、尊重生命,這大概是我本次設計的靈修操練中,最需要修正的一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