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的新衣:一個透明、無隱私時代的來臨 | 黃齊蕙老師


(source:Markus Spiske,cottonbro ,pixel)

實名制/記名制的防疫措施,竟塑造了一個無隱私的世代

早晨打開信用卡公司的來函,來函的主旨簡單扼要,大意是說:如果我們的悠遊卡要與信用卡連用,那麼悠遊卡就必須改為實名制/記名制,否則將在近期取消悠遊卡連用功能,僅剩信用卡功能;也就是說所有的悠游卡都要改為實名制。我看了以後非常訝異,驚覺實名制/記名制時代已經正式來到!

其實在這段疫情的期間,人們都已經習慣實名制/記名制這項措施,為了防疫的緣故,我們的名字、手機號碼甚至是住址都要攤開在日光之下。這原是不得已,但卻因疫情的延長以及變異病毒一潑又一波的來襲,這實名制/記名制的防疫措施,竟塑造了一個無隱私的世代。

無隱私時代的來臨

這將是一個標準無隱私的時代。隱私(privacy),原是人類自我價值、自我保護和自我認同一個最高尚的展現。隱私也是我們品格與靈魂的再現。然而因著公共利益的考量以及疫情的來襲,以至於每個人必須為著大眾利益的前提而放棄;無論甘願或不甘願,必須捨下某一部分,甚至將是越來越大部分的隱私權。

而隱私權也是民主國家非常重要的標地之一,越是民主先進、人文素養越高的國家越重視隱私權、越重視個人自由跟空間。然而因為一場全球疫情,導致高度尊重人權及隱私的國家,在新次序、 新的遊戲規中,被迫改變或放棄基本的隱私權,迫使我們回到一個必須接受隱私被暴露的狀態。

寵物的無隱私/晶片的植入

事實上,說起無隱私的時代,我們的寵物貓、狗早就已經被迫放棄了牠們的隱私權。在後現代社會,特別是已開發的國家中,許多的家庭已經把寵物看成毛小孩,儼然成為家中的一員。貓狗買回來或認領到家中之後,很重要的一點除了打預防針作基本的檢查之外,牠們就立刻被植入晶片,以防牠們萬一走失,主人可以很迅速及便利的找得到。

說到植入晶片這已經不是一個新話題,早在許久之前人們就有開始倡議,
既然貓狗都可以植入晶片,「
人」又有何不可呢?


道德議題之考量

然而這個倡議一提出來,抗議的聲響排山倒海而來,最重要的原因是牽涉到道德議題 。其中最重要的論點,是提到人類是尊貴的被造,人類是大地的管理者, 人類靈魂與良知的高尚與貓狗儼然不同,因此「人」不可以被植入晶片。「人」是不可被監控的。因為人性的光輝,人與人之間的偉大情操,應給予最大的尊重。因此,「人」不應當被植入晶片。
然而,在這次的疫情中,開始有不少的聲音;為了防疫的緣故或許我們應當考量,甚至前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就曾經在公開的視頻表示,為了保持安全社交距離,考慮是否在孩子身上放上晶片。 [註1]
我們可以看見,不僅是孩子,成人們亦將走入無隱私時代。人性的光輝、人性的主權將被挑戰並逐漸地衰微。

人被監控 / 另類AI

由此可見, 我們在此數位時代(Digital age),人們開始被監控,這仿佛是另類的AI人工智慧。事實上我們仔細思考就不難發現,被控制的不是機器人,而是我們自己控制了自己,是人類用人類的智慧控制了自己。
這將是一個或許極好或是極危險時代的來臨;人會被人自己所控制,或者說人將會由人所發明的科技產品-機器人等其他科技產物,受其牢牢地限制以及捆綁。
然而透過這種被監控或另類AI智慧的運作,其中將會帶來最可怕的可能後果:菁英主義的再次興起。

菁英主義的再次興起

所謂的菁英主義(Elitism)是從現實主義發展出來的,其主要主張乃是認為應該由少數具備知識、財富與地位的社會菁英,來掌控整個社會、掌控整個政治、掌控整了國家和世界的一種主義。[註2]

少數人管理多數人

而精英主義這種由少數人管理多數人的主張,其實是「優則已、劣則敗」。如果這些菁英是有知識、有見識、悲天憫人有高尚品格的一群人,那麼將是整個社會國家的福份。然而菁英主義若是落在一些惡人的手中,則是件極可怕的事。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之所以要剿滅猶太人,其實背後就是一種菁英主義。因為他們認為日耳曼民族是最優秀的,因此不僅要剿滅猶太人,也要剿滅其它他們認為是次等的民族。



強權領導/重商主義

國家數目變多

我們知道在兩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上國家的數目,已經由數量較少的國家變成數量增多的國家,因為有不少國家在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宣佈獨立。因此我們可以看見,現在全世界的國家數目大概有225個國家左右,如果取平均值大概有200個國家。


少數強國領導多數弱國

然而雖然國家數目變多,但是真正的權力、影響力卻是由少數強國領導多數弱國,這就是所謂的權力政治理論。權力政治理論是強調國家權力為基礎,認為權力是一國在國際舞台上追逐自身利益和實現行動自由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決定因素,國家間的關係實質上就是一種「權力關係」。對於主張權力政治的人而言,唯有力量均等的雙方才能夠造成有影響力的關係。[註3]

我們可以看見未來不僅是權力政治導向,少數強大的強權國家領導少數弱小的國家,而事實上,目前全球的權力的分配,已經呈現如此失衡狀態。而此權力導向亦會帶出「重商主義」也就是重金主義: 以經濟商務為所有的考量前提。

重商主義(Mercantilism)

重商主義(Mercantilism)的政治經濟思想興起於16世紀歐陸。重商主義相信權力與財富互為表裡、相互為用,因此「富國強兵」是國家政策的終極目標。[註4]
因此我們可以清楚的看見權力領導、以及重商主義的前提之下,未來的世界將導向經濟力量以及政治影響力為主的運作及協商模式。弱國會成為另類的附庸國,並且被迫加入強國所建立的聯邦或聯盟,而這正是末世一個非常關鍵的徵兆之一。


全球網路化

隨著全球網路化的進程(The whole world is online),開啟了一個無法再回頭的必然趨勢,尤其在疫情之後將永遠的改變,全世界都在網路上。

現代巴別塔

而全球的網路化,也很有可能是現代巴別塔的表徵。事實上網路的運用沒有善與惡,它是一個重要的現代工具,然而使用得當與否則是關鍵。我們知道網路是一個工具,是一個重要的工具,就像金錢。然而怎樣使用全球網路化則是重要的關鍵。全球網路化若是不當的使用,事實上是標準的現代巴別塔。人們可以隨著己意、隨著各個團隊、各個機構、各個組織的利益及目的,連結成為一個空前現代巴別塔,而其中可以成就的事,將是無所限量的。而且,若是用在惡人手中,有可能是極其邪惡的。人們可以做很多個資奪取、犯罪的企圖以及非法組織的串聯等等。

我們可以運用全球網路化,成就許多的人道救助、社區慈善營造等等,因著網路的發達及效率,將可大大造福人群。

國度的連結與串聯

而全球網路化在上帝國中的應用卻可以造就神國度的加速串聯、連結以及資訊的傳遞。在這幾個月的疫情裡面,我們看見外在雖有限制,但國度的串聯卻如火如荼,前所未有地興旺起來。除了有亞洲各國的敬拜讚美之外,還有各個教會在網路上所舉行的特會,甚至全球宣教大會都如雨後春筍一般地蓬勃發展。

(Source:Nelleke Verhoeff  https://www.redcheeksfactory.com)


國王新衣的時代

國王的新衣是我們人人耳熟能詳的寓言故事,這位國王明明沒有穿衣服卻沾沾自喜;他雖然懷疑自己沒有穿衣服,但卻不敢承認,因為那些狡詐的設計師告訴他,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衣服所以他不敢承認。

帶風向的錯誤訊息

當我們進入後疫情時代,我們也幾乎同時進入到一個如同國王新衣的時刻。資訊的紛亂以及似是而非的錯誤或不真實的訊息,令人無所適從。更有許多人透過自身的影響力以及網路聲量的造勢及扭曲,企圖影響一般大眾及媒體。各式的懶人包、演算法大數據和 AI 的操作,都深深地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帶領平凡無知的個人屈服在他們所創造的假象之中。

這樣的影響是非常可怕的。許多人明知道資訊不正確卻不敢發聲反駁,喪失了為公義而戰的勇氣。正如同這位國王明明懷疑自己沒有穿衣服,但卻礙於輿論壓力以及設計師所說的話-「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到」,因為他無法承認自己是愚拙人,導致他原本正確的判斷卻因此被扭曲了。

悲哀的是,現代人卻正如穿上新衣的國王般。人云亦云,隨波而流,逐漸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和判斷力。

這將是後疫情時代,全世界面臨到最大的挑戰。我們將面對許多似是而非的狀況以及錯謬,導致我們活在蒙蔽裡而不自知,為此我們必須要非常謹慎和小心。

而這位國王新衣中的「王」,  正是暫時主宰世界的世界之王!

 

擦亮我們的眼睛

因此我們要求聖靈擦亮我們的眼睛,給我們真實的眼光,看見這個世界以及這個世界的王到底想要把我們引到哪裡去?

「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 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太7:13, 14)   

求神在未來的日子給我們真實屬神的眼光,看得見、看得明白,這個世界正向著聖經的預言快速地前進,讓我們雖在世界但我們永不屬於這世界。
 

作無瑕疵的兒女

「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為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立比2:15)

求神幫助我們在這彎曲悖謬世代裡,我們仍然能夠成為神無瑕無疵的兒女,以神的話為中心,不會、也不能被這世界的王弄瞎了心眼。這世界的王如同穿戴新衣的國王,他會用各樣的方法引誘我們,使我們過着瞎眼的小確幸日子,殊不知道主耶穌基督的再來已迫近了!但願我們就像那預備好燈油的聰明童女,新郎半夜來了,我們是預備好的,並且能夠歡喜快樂地說:「主啊,我願祢來!」

 

(本文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註(1)以色列總理 : 先給孩子植入666微芯片,追蹤社交距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NJAg3080KA&ab_channel=HKUnicorn
註(2)菁英主義—維基百科
註(3)楊永明 《國際關係》:新北市 前程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12年 101頁
註(4)楊永明 《國際關係》:新北市 前程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12年 29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