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的重啟與宣教策略的改變與再思/黃齊蕙老師


 

2021年下半年七月以後,將是一個非常關鍵、非常特別的時刻。一方面,由於北美、歐洲國家以及中東的以色列全民疫苗的施打的迅速;舉以色列為例,從去年12月20日開啟接種工作以來,到2021年3月,境內已有367萬人接種了疫苗,相當於該國總人口的40% (註一)。目前,全國人口的60%都已經打了疫苗,政府並且針對已經打疫苗的人發給他們GREEN PASS,以後他們就可以自由來往。以色列預計今年六月以後就要對外開放。美國在今年2、3月就有優先的專業人士開始施打,4月15號以後開放全民施打,希望在2021的七月四日(July 4th)以後,因著疫苗施打的普及能予以開放,以便施打過疫苗的人將可以擁有某種程度的自由飛行與來往,甚至商務貿易。  

另外,一方面疫情在部份國家仍然相當嚴重,尤其像印度、孟加拉、緬甸這些地方都還在疫情的第三波,甚至連日本、韓國這樣先進的國家也都還相當嚴重,連台灣都突然之間陷入疫情之中。反之,中國對疫情的控制後來居上;中國2021年7月以後也可以達到某種重啟的效果。這樣看來,2021年7月以後全世界將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狀態,一方面歐美先進國家,那些全國人民已經可以施打疫苗的國家,人民已經可以有某種程度自由的往來。另一方面,還在疫情第三波甚至第四波的痛苦掙扎裡面的國家則反之,這可能將會引起全球一個更大的失衡或者經濟鏈重新的排序。

 


 

在這樣一個全球關鍵而特殊的狀況之下我們即將看到以下幾點:

一、我們將看見與人性,或說人道主義的一個嚴重的考驗:  因為當歐美或者一些國力強大、有經濟實力可以買到疫苗或者出產疫苗的國家,他們的經濟已經可以開始復甦,人民也可以做相當程度的移動,這樣的國家是否還願意伸出援手來幫助現在在疫情第三波甚至第四波的國家如:印度、孟加拉、緬甸…等這些沒有疫苗、甚至無法拿到疫苗或者公衛體系非常落後的國家呢? 或者說,可以幫助到甚麼樣的地步呢?

二、世界權力的失衡將更大的顯現出來:  因為有疫苗而經濟可以重啟,人民可以自由的往來之後,那麼原本國力、經濟能力就比較強大的國家將更快的復甦,全球的國力與權力的失衡將會越來越明顯,也就是說富強者更富,更快速向前;而公衛體系落後、醫療體系不發達的國家將更難在短時間內恢復重啟,甚至整個國家要從癱瘓再起來要一個相當的時日。

三、世界共同體的深刻體認 : 雖然強盛的國家因著有疫苗,經濟開始復甦;貧困的國家會更加的痛苦,但是,透過疫情,人們更加的體會到全球是生命共同體。換句話說,只要一半的世界仍然在疫情中掙扎與奮鬥,那麼這個世界仍然沒有辦法整全完整的運行。

面對這樣的狀況下,將會對未來全球的宣教帶來極大的影響。

第(一)、對未來宣教人力的衝擊:我們知道西方宣教人力正在逐年遞減,也就是說西方歐美國家每年派出去的宣教士人數正在逐漸減少,這是一件令人心痛的事,這也跟歐美國家的福音世俗化有相當的關係。而另外一方面,我們知道南半球以及第三世界的宣教士近年才正在興起,所派出去的宣教士人數也剛開始逐年增加,這是一個可喜可賀的現象;然而,因著這一次全球疫情對於第三世界以及南半球的重創(這些國家通常是公衛體系還需要迎頭趕上的國家),如此的重創以及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自救,這對於正在興起的未來宣教人力將造成嚴重的影響與打擊,這是非常值得我們去觀察以及考慮的一個未來可能的現象。

第(二)、傳統宣教士人數將可能減少;反之營商、帶職專業宣教士的必然興起:透過這次疫情,不少專職宣教士,甚至中期長期的宣教士因著疫情被迫暫時離開工場。而回來以後又因著沒有航班,以及國家的封鎖邊境,或是全國的關閉,甚至政治的動盪等等因素,而無法在短時間內再回工場。使得專職的宣教士回國後,將在母國所待的時間超過預期,這也是一個相當的衝擊與形態上的改變。

然而,反觀專業與帶職營商為主的宣教,卻因為商業行為的必然以及必要性仍然前行。這個讓我們看見專業、帶職、營商宣教必然興起的宣教趨勢,透過這次的疫情,將是一個可能的、新形態的黃金交叉。也就是說,在這個疫情之後,專業帶職、營商宣教,甚至是專業帶職營商為主,宣教為副的宣教形態將會蓬勃的發展,如雨後春筍的興盛。甚至,未來一些差派機制或機構都必須要考慮用這樣的方式來差派宣教士。

第(三)、經濟考量將考驗宣教士的預備:傳統的專職宣教士通常都以籌款為主,因著疫情重創了許多國家的經濟,甚至是一些國力強大的國家,在2020整年受疫情影響之後,無論國家原有經濟力有多強大,都是重創,如今2021年的下半年,經濟才預估開始恢復以及成長的指數才會更明顯。所以,疫情之後的世界,對要籌款的專職或者中長期宣教士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

當然,一方面我們相信上帝是永遠供應的上帝,但是不可諱言的全球世界疫情之後的重新洗牌、重新定位以及改變,卻是無法否認的。百年才遇見如此全球疫情的大流行,因此在經濟的考量上,也有可能會影響往後我們差派宣教士的策略。因此,在訓練、栽培、預備上的考量,無論是專職、中長期宣教士都必須賦予一個專業的副業,不但做為遮蓋,也是一個謀生的必然,這也是相當大的改變與考驗。

 

第(四)、網路及媒體作為宣教載具的必要及大好時刻:這次的全球疫情,使得網路的運用,幾乎成為絕對的必要;舉凡跨國貿易與洽談、線上會議、網上教學與學習、甚至在家上班、外送服務等等,網路成為必要的工具,也因此成了「人人都在網路上」的時代,也祝福了每一個人都必須熟悉網路平台的使用及自媒體的操作,這對於宣教也將興起一個更大的禾場與機會。 那原本無法聽到福音的地區,或是宣教士較少進入(無法進入、困難進入)的創啟地區,如今藉著網路以及在家防疫或上班,使得福音媒體的節目或信息能夠及時又快速的進入每一個地區及家庭,這類「無牆、跨時空、無需簽證、可伴隨左右、甚至一天24小時」的宣教士---網路及媒體,將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福音大豐收的時刻!

 

未來的盼望與再思

第一點、疫情顯明了生命的脆弱與人心的恐懼:透過這次疫情,我們清楚的看見福音生命的好消息與盼望,以及耶穌基督的救恩是前所未有的被需要。因為人們在疾病與死亡的面前是人人平等,無論貧富貴賤都是如此。人們也被喚醒看清了生命的短暫與不可控,並且再一次無可逃避的面對人人都有一死且有審判,在如此體會中更能發現信仰的真實與寶貴。

第二點、有的要供應給沒有的,就像使徒行傳一樣要發揮凡物公用的愛心,有的國家、地區,甚至有的弟兄姊妹必須打開約瑟的穀倉,使神的家有糧:亞洲地區的基督徒因為在經濟上有儲蓄與備糧的習慣,以及節儉的美德,在面對未來宣教的需要跟趨勢裡面,將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也必須要思考也盼望有餘的地區國家、弟兄姊妹和教會必須本著耶穌基督的愛心,打開約瑟的穀倉,分給在急需急難中間的弟兄姊妹與國家或地區,而台灣在這樣的事上已經發揮影響力,我們也更加確信,上帝在預備台灣成為使徒性的國家的過程中,台灣要慷慨地供應資源金錢跟人力,這也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責任。

第三點、職場宣教士的興起:如同前段文章所說的,這次疫情有不少中長期的宣教士回到本國後,就無法在短時間回去;而相對的職場人士應著商務的必然性,必須持續運作,甚至促使他們更快地打疫苗,這也間接的促成了職場宣教士的興起。也就是說,未來的宣教士可能越來越多由職場的人士,隨著他們商業的腳蹤與業務的需要,福音就傳到那裡。因此,未來的宣教訓練以訓練職場的弟兄姊妹為主,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

第四點、媒體專業人士在宣教中的興起:未來的宣教士對於媒體網路的運用,也必須要有基本的技巧及知識,甚至派出去的宣教士很可能以媒體專業人士為優先的考量,媒體宣教士將成為第一線的眼睛,帶領弟兄姊妹了解與認識宣教前線的總總。

 

我們看見,這次全球疫情從2020年開始一直蔓延到2021年,甚至2022年到2023年;有專家推測,全球要回到疫情之前原本的樣子,大概要七到十年的時間。這樣百年一次的疫情,讓我們想到如同約珥書前半段說到,當主將要來的日子之前所寫的災害,彷彿看見約珥書的一點點影子,使我們能夠有所警惕。我們深信,全球一起在這樣艱難的時刻與狀態中,也更加的看見聖經所說的話千百年仍然定立。然而上帝在約珥書中怎樣憐恤祂的百姓,並且應許賜下聖靈,人雖然真有不信,但上帝的慈愛從來沒有離開過人們。所以,我們渴望也盼望人們因著這次疫情學到、看到、甦醒、思想並且起來悔改歸向永生的神,能夠知道唯獨神的信實直到永遠,阿們。


 


 

註一  為什麼以色列在全球範圍內疫苗施打速度最快?
        參考連結:https://ssur.cc/ZpFaX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