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異象



一、以使命為中心

主的大使命是靈神存在的目的。什麼時候,靈神訓練出來的工人,不再重視大使命;什麼時候,靈神就失去它存在的意義。許多西方神學院受到世俗大學自由主義和專業教育的影響,已漸漸偏離大使命。這些神學院以學位的頒發和學術的成就,來衡量學校的水準,渴望達到世俗大學的評鑑標準。結果訓練出滿腦子專業知識的現代法利賽人,不但對大使命不感興趣,甚至反對大使命的進行。靈神不反對學術的研究,但學術的研究應是大使命的僕人,而不是主人。靈神訓練出來的傳道人可以在學術的行列中缺席,卻不能在大使命的行列中交白卷。

二、以教會為基地

靈神是以教會為基地創辦的神學院,靈神與台北靈糧堂的關係,好像醫學院與醫院的關係。靈神希望以後有自己獨立的校舍,但卻不希望獨立於教會之外。長久以來,華人神學教育深受西方神學院獨立於教會之外的運作模式影響,以致產生出來的傳道人,常與教會脫節,無法適任於教會。靈神希望為華人神學教育提供另類工人訓練的模式,與教會緊密連結,一起負起訓練工人的責任。我深信優秀的傳道人是由教會的搖籃孕育而出,神學院則要暢通工人裝備的管道,使教會的信徒領袖能順利進入帶職、雙職或全職事奉的領域。

三、以生命為教材

靈神非常注重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師徒傳承方式,栽培訓練傳道人。因為老師生命特質的影響,遠超過課堂上知識的傳授。許多西方神學院的老師只是販賣知識的機器,對學術研究、論文發表非常熱中,對神學生卻毫無興趣。老師們受制於「publish, or perish」的評鑑要求,只好埋首於圖書館;為了比較誰的學術影響力大,老師間彼此猜忌,互相排擠。難怪所訓練出來的學生,有知識的傲慢,無謙卑的身量。靈神所要的師資,不只是授業解惑的老師,更是生命傳承的導師。

四、團隊事奉

靈神訓練出來的傳道人,不是單打獨鬥的英雄,而是能與許多不同個性、恩賜的人,配搭服事的伙伴。靈神渴望透過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五重職務的師資,訓練出學有專長、善於溝通、人際關係良好,樂於成全別人的主工人。雖然團隊事奉不可避免的會有衝突和摩擦,甚且會帶來傷害。但靈神老師們藉由學校的團體生活和私下的個人輔導,與教會的實習監督,一起培養學生的團隊精神,使團隊事奉的難處能減至最低,優點能發揮至最高。









五、靈力事奉

靈神對聖靈的工作採取開放的態度,讓學生有機會操練各樣屬靈的恩賜。大部分西方和華人神學院因受理性主義的世界觀所影響,對此多採保守的態度。靈神以聖經的世界觀來觀看這個世界,不是要放棄人的理性,乃是要擴充人的理性,使它能包括靈界的層面。靈神訓練學生有深入的禱告靈修生活,與神有親密的關係,並倚靠聖靈的大能來服事,使神蹟奇事發生在事奉工場中,叫耶穌基督得著榮耀。

六、熱愛耶穌

靈神訓練神學生的終極目標,是成為一個熱愛耶穌的人。學生會不會讀書,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事,是學生愛不愛耶穌。主的工人必須熱愛耶穌,才能勝過世上的誘惑和事奉的艱難。靈神所訓練出來的傳道人,因著熱愛耶穌,有卓越的品格,有受苦的心志,甘心樂意走十字架的道路,為主殉道,也在所不惜。

七、真理平衡

靈神對真理的平衡是建立在聖經、神學和歷史的三個基石上。聖經使我們看的準,神學使我們看的深,歷史使我們看的廣。這個平衡不是靜態對立的平衡,而是動態互補的平衡。在不同的處境中,透過聖靈的感動和引導,經歷動態的真理。不以一己的經驗,局限神的工作;不以一己的認知,偏頗神的真道。靈神所訓練出來的傳道人,在動態互補的真理中,永遠有成長的空間。

八、滿有異象

靈神按著學生的恩賜和負擔,幫助他們找到神在他們一生中的人生異象。靈神的學生不一定資質優秀,但一定滿有異象。他們奔跑不是無定向,鬥拳不像打空氣,每個人都知道神要他們作什麼。有的人牧會、有的人植堂、有的人宣教,不論是在教會或機構,國內或海外,因著清楚的異象,他們事奉有方向。不求現時的成就感,乃求終身的使命感,「父所託付給我的事,我已成全了」是他們最大的榮耀。

九、胸懷世界

靈神訓練每位學生立足教會,放眼天下。雖然不是每個學生都會成為宣教士,但每個學生都有普世宣教的胸懷。靈神以世界為禾場,以地球為牧區,是一間充滿宣教熱忱和行動的神學院。個人的牧會、植堂或宣教的成就,不能滿足我們。什麼時候,我們停止宣教;什麼時候,我們就失去靈神的特色。

十、教會合一

靈神相信教會是神國的中心,神國是教會的疆界。靈神訓練出來的傳道人,不是狹隘的宗派主義者,而是樂意與眾教會連結的人。在屬靈的合一中,齊心努力擴展神國。我們訓練學生以更大的包容性,欣賞各宗各派。在主要的事上,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在次要的事上,尊重對方有選擇的自由;在所有的事上,彼此以恩慈的行動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