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見證

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

 
  • 助人進入『完全』從我開始
    /王志明

    助人進入『完全』從我開始/王志明


    四年的學習對我的意義是什麼?腦海中出現:「叫屬神的人可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這原指著聖經的功能,對於我,神的道藉著四年的學習使我「邁向完全」。牧靈整合的精神讓所有的教學離不開神的道。神的話運行在專業裡,專業不再停留在人的角度,進而能與神的眼光連結。當然幕後推手是神,而各個老師都是不可或缺的助手。 面對末後的世代,我們需要多方預備自己,在行動與策略背後,我們需要以真理作為基礎,不能只是仰賴前人的經驗和自己的創意,靈神能夠建造符合時代需要的傳道人,使你我成為神手中磨亮的箭。

    四年的冶煉與打造,神拆掉我生命中不屬於祂的框架。信仰生命裡,我一直在找可學習的人間牧者(一個類似耶穌的完人);而總在「失望後、再找尋」的循環裡。明知道沒有,也不會有;卻不放棄。直到屬靈操練,再次學習跟著神。「把神放在一邊,不斷找人」因為人看的到、容易學;神看不到,難學。另外,人看不到我的深處;而神,知道我的一切。當時,我在低谷裡:弟弟走了。「弟弟的死」挑起我生命的不安。但在操練中不斷經歷神蹟奇事與神說話。隔年悲傷輔導:專業加上屬靈操練,將我帶進深層的醫治裡。原來生命中長年揹負著父親、母親去世的內疚、懼怕,早已揉入我的「負責」、「剛強」性情裡。我負責,只因「不想內疚」。我剛強,只是「否認懼怕」。來自同學的讚美「我從你身上看見天父兒子的恩膏」,裡面卻是一個諷刺生命現象--「孤兒」。「負責」、「剛強」使我建立許多功績、得了美名;我卻更像孤兒!因為我沒完全的倚靠神,多半是依靠自己。悲傷輔導團體最後一次的支持小組中,父神讓我看見「大手牽小手」的畫面,祂對我說:「我帶著你走過憂傷的路」。這些課程是神施恩的手,醫治我的憂傷,釋放內疚,讓「負責」回到真正的界線裡--不揹負自己無法擔的擔子,並減少對死亡與失去的懼怕,心裡得享安息。神施恩的手還沒停!謝院長的醫治學,使我四十年來的困擾(從幼年到現在),得到突破,進入一個醫治更新的循環。

    「朝向完全」的人才知道「完全」的滋味,才知道通往「完全」的路在哪裡,而甚麼是「完全」的景況。四年學院的學習,沒有一門課是多的,課程廣:從個人到社區、從預防到醫治、從專業到信仰、從生到死,並有多種助人技術。內容深,從身心到靈裡。牧靈讓我走上「完全」的旅程,裝備我擁有助人進入「完全」的能力。一開始為了拿學位讀書;神卻讓我獲得一張學位紙不夠寫的恩典。

  • 抓住當下、與祂同行
    /陳珊蓉

    抓住當下、與祂同行/陳珊蓉/蘆洲禮拜堂牧師


    兩年前知道了靈神牧靈諮商科,很想讀,但有極大的不可能因素:時間緊、年紀也大了、身體的狀況(腎臟移植13年)等考量;去年(2014)年初,服事上發生了一些事,令我很痛苦如同陷在泥沼中,我意識到自己需要轉換空間,就毅然決然報名;到了年中,我察覺到自己進入低落、灰心、對人的信任破滅、對人的溫度漸漸減低的光景,內心吶喊著:我不能在這種光景繼續服事!9月底開始上課,我決定要認真面對自己。

    每一次上課都如獲珍寶、也如同在滋潤停滯的心思,更常有一個本能反應:這個可以用在服事上!很感恩!竟然有一科「救命」的課程:[助人者的心靈健康與自我成長],都跟「我」有關,一次又一次的讓我放下「功能」導向,回到自己、回到神裡面!

    在「自我察覺」的作業裡,我刻意寫了和我關係或互動密切的人及我自己的相關事件,不僅是因為要交作業,更是我決定要抓住每一個解開自己的機會,付出時間代價,積極突破內在的凍結,不想要淺嘗即止,或存留心中等有時間再處理,或是放著讓它們漸漸成為「地雷」;我鼓足勇氣寫出來給老師看到這些「內幕」,不擔心老師如何解讀我;另有一個作業是要去接受諮商協談,要去跟一個完全陌生的人面對面坐著談自己,這非常挑戰,我也很認真的把自己豁出去!每一次的敞開就像解剖自己、撕裂自己,很赤裸、很痛苦、甚至不堪。走出盼望與失望的混雜、自責、對自己的應該卻又做不到的拉扯為難狀態後,如今舊事已過,我有著脫去舊人的釋懷與平安。

    每週一上課是專屬自己的時間。老師每一次都提醒我們:「你們啊!要先學會照顧自己!」上課一開始要先安靜10分鐘,雖然我已知道有這方法,但總是在忙碌中以忙碌的事務優先;有一次趕作業後匆忙來上課,到晚上頭仍是脹的、緊的,在安靜10分鐘的操練時,約過了5分鐘後,我的頭瞬間安息下來,體驗了這個好處,後來我就常常這樣做直到現在,特別是我忙碌時更要操練安靜。

    在「深化身分的認同」操練中,學習從神的眼光看自己是尊貴的,增添了一些自我肯定與站在傳道人位份上的篤定感。我放下了當傳道人不值錢的認知,不再質疑自己的價值,開始看重神給我的位份!

    在[諮商理論與牧靈]的課程,從作業中,我覺察到自己與權柄互動的模式,發現了主動、獨立自主、殷勤、堅韌、有承擔、平穩、包容是我的優點,但當我在低潮的那段時間,這些優點都成了我的失敗所在,我不想要這些特質,這些特質總是讓別人以為我很好;我才意識到連自己的優點都不想要的時候,我否定自己有多深!在寫薩堤爾的家族治療作業時,寫到不由自主地掉下眼淚,我與原生家庭和好;在家庭劇中,我瞬間發現,在眾目睽睽下,我已不會感到尷尬或不自在,覺察到自己很明顯地突破「我要低調」、「我不想成為焦點」這些謊言所造成的不自在感。因為「我要低調」是虧缺神的榮耀。

    在寫另一老師的作業「生命模式」時,邊寫邊整理自己,心境從沉重到釋懷,到最後自己笑了!接納自己,也清楚知道我可以被神使用的所在,而不再陷在自憐、委屈裡!

    這一年來,我學習訪問自己的內在、與自己和解、不壓迫自己、不帶目的地親近神;牧靈諮商科的課程及作業猶如清道夫,倒空垃圾後,我與人的互動就輕省自在多了,對人能有合理的解讀,也拉近了與人關係的距離。我裡面漸漸容易安靜、安息,神的憐憫也常主動臨到我,常被聖靈充滿,跟上帝說了好多好多的話;對聖靈的敏銳度提升了,不但自己受益,在服事上也受益。

    感謝神賜下機會,等待我成長!如今的我能更輕盈、更喜樂地與祂同行。

  • 牧靈諮商第一屆畢業生致詞
    /董佳音

    牧靈諮商第一屆畢業生致詞/董佳音/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區牧


    各位師長、各位牧長、與同學們:大家平安! 我是就讀牧靈諮商第一屆的畢業生董佳音!在未來受裝備前,我已經是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負責學生區的牧師。感謝我的區牧長周巽光牧師願意推薦與成全我來受裝備,在此我也要感謝我的家人特別是我的先生與孩子,因著他們的支持與鼓勵,使我能順利完成階段性的訓練與裝備!

    在還未讀牧靈諮商前,我發現在牧養上有許多人的生命被過往的事件與經歷卡住,以至於無法活出自由的生命,雖然我曾透過各樣的方式來幫助弟兄姊妹,但是果效有限,甚至人們生命的突破無法持久。另外在牧養的過程,面對不同生命議題的處理,我覺得自己有時候太粗糙、不細緻,有可能帶給對方二度傷害!

    牧靈諮商一開始成立,就是建立在專業諮商、內在醫治與屬靈操練三股合成的繩子。感謝神!透過牧靈諮商有系統的訓練,給予我整全的醫治眼光與生命,在恩典與真理、專業與聖靈引導中,結合心靈的諮商與生命的牧養,更實際幫助人們從情緒的死胡同、錯謬的內在誓言、原生家庭的迷宮、自我形象的面具中,經歷從神來的光照、醫治、恢復,開始行走自由之路。在牧靈諮商的多元教導與訓練中,使我有更敏銳的心給予溫暖與陪伴;同時也賦予我更寬廣的眼光看見人生命中的寶藏!

    謝謝學校很看重屬靈操練,當我自己在歸心祈禱中嚐到主恩的甜蜜時,我開始更多的在牧養和門訓上引導國高大專生,趁他們年幼時就可以學習靜默和享受與主親密,每每聽見青少年或大專生在默想或默觀中如何遇見神的雀躍,我的心就得以滿足!

    詩78:72「祂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這經文時常提醒我,是否我有效法耶穌,不斷地在真理與啟示中,善用牧靈諮商所學到的技巧來引導和幫助個案?我有將個案引導到主耶穌面前嗎?這使我在與案主會談的過程中,不斷地尋求聖靈的引導,並加入適當的諮商技巧來幫助案主。

    在面對生命不同的議題上,學校安排很專業又有屬靈生命涵養的老師們,精闢的教學,課堂的開放式研討,同學們熱烈的討論,常常使我捨不得下課,我太享受每堂課程了!

    因著來讀牧靈諮商,使我有負擔與動力,將牧區中臨床心理師與諮商師聚集成立sozo團隊,透過專業諮商與牧養緊密的結合,藉此減輕小組長在牧養時的擔子,而且有效的協助弟兄姊妹的生命得到實質的幫助。因著牧靈諮商的訓練方式與課程有別於一般的心理諮商訓練,特別最後一年有門課程是整合研討課程,幫助我在牧養時,學習如何善用整全的觀念,幫助弟兄姊妹在生命的歷程中,從生命的膠著的困境中,逐漸拔營遷入佳美之處,固著的信念被搖動,內在誓言被破除,記憶治療解開長年的面紗而重見光明,這些有血有肉的生命得以被了解、被安慰、被同理、被接納、被引導,以至於生發力量而得以醫治、重獲自由,臉上充滿盼望,這是我在服事時,常經歷到神奇妙的作為,使我更敬畏神、讚嘆神、榮耀神與更深體現神的愛,而回應神的愛!

    謝謝主耶穌的呼召!透過牧靈諮商引導我在牧養與諮商助人的服事上,走一條充滿神的愛與恩典之路。我相信聖靈必繼續指教我在諮商技巧、內在醫治、屬靈操練的整合上,更懂得如何去牧養人的心,也牧養人的靈!

     

     

  • 以心為鏡/黃宣穎

    以心為鏡/黃宣穎/前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小組長


    讀牧靈諮商,是一趟傾聽自己情緒、門訓自我思想、貼近他人心境的旅程。

     

    習慣了「為羊捨命」的思維,牧靈的教導強調,一個健康的助人者,才能去幫助人,就像坐飛機遇到空難,要先為自己戴上氧氣罩,再去救其他人。由"認知行為治療理論"所引伸出助人者的自我覺察法,首先需開啟聆聽自己情緒的大門,朝向健康的大道。

    透過一個又一個的作業,我開始細細地體察在生活中所經驗到的負面情緒,不讓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隱藏在一天內排山倒海的事件裡,等到安靜下來時,再把這些負面情緒拿出來檢視。要回到當下,並在心中不斷的排演自己受傷的過程,其實是辛苦的;但我學習把自己的思想從「那個人傷害我」,擺盪到另一個想法是「為何我會感到受傷」,了解到傷害我的是我對這件事的解讀,而不是他人的行為本身。例如:我的高傲使我錯誤的期待他人一定要重視我,否則我就會很容易生氣;或是「我」做事的方式,是「我」自由意志的延伸,當有人想要去改變我做事的方式,我所感受到就是對「我」的不尊重和否定。一次一次的剖析,讓我為著過去非理性的信念難過,也把自己一步一步調整到更「自由」的境界;我為能更多的覺察自我情緒感到開心,並且用正面思想和神的話語來取代之前折磨自己的信念。寫完作業後,會發現自己總是很好笑的為著一些小事鬧蹩扭,許多不愉快的心情也不再困擾我。

    以前的我,像一台失速的火車,責任和期待讓我只能一直往前衝,每次的休息也只是為了讓我走「更長遠的路」。在牧靈的課程中助人者的自我照顧也包含了調整生活作息:我開始認真看待「守安息日」這條誡命,一個禮拜會規劃有連續24小時是不用做工的;我也學習照顧我的身體,在它疲憊時,我會試著休息一下,並且告訴自己在晚上十點之後要停止一切勞碌,預備進入睡眠。藉著書籍的引導,我操練每天有二十分鐘的歸心祈禱,在寂靜中以無聲敬拜上帝、單單凝視我的阿爸父。雖然每當我安靜時總是會有許多雜念跑出來,或忍不住想要透過禱告跟神對話,但那樣的二十分鐘對我來說還是極其寶貴的,許多的思慮也都可以慢慢沈澱下來,更把歸心祈禱運用在生活中許多零碎的時間:當我在煮飯時,我會思想神的臨在;當我焦急的趕上公車後,我也會提醒自己神與我同在。這些調整看似微小,卻都是要立定心志、付上代價,並割捨一些舊有的習慣,才能慢慢養成的,也讓我這台曾經飛奔的火車在行進間變得更恬靜優雅。

    以往的我,因為小組長的身份,好像「必須」去關懷小組員,並得想辦法去解決他們生命中不斷循環的困擾;但有時在服事過程中,我不只是因為沒有愛,而讓我的問候成為鳴的鑼響的鈸。對於一些弟兄姊妹,亦會使用醫學或社會學的名稱來標籤化他們的軟弱,以顯示我的中立與智慧,但其實都隱含了我極欲想切割我對他們無奈、害怕和生氣情緒。望著他們的眼神,早已失去傾聽了耐性,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助,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們。以致於我服事的焦點,只想要透過神的真理來處理他們的問題,讓他們可以速速地帶著方法和盼望離開;我卻始終沒有離開我的世界,沒有觸及他們的感受;因為我有太多事要做,太多的問題等著我回答。

    神所創造的每一個人,祂看著都甚好;我不應該把所服事的對象當作是個「問題」。從牧靈上課教導與閱讀的書籍中,在在告訴我們尊重與同理的重要性,讓我反省自己過往服事的動機與方法。也許在當下,對帶著煩惱的弟兄姊妹而言,「傾聽」就可以成為一種醫治,滿足人被關心的需要;而「被瞭解」比各種高深莫測的解答或神蹟奇事的解藥,更能讓他們產生自我價值感。

    我嘗試從心裡面安穩的王位上走下來,放慢速度來走近人們的話語裡,試著謙卑地明白他們所經歷的,洞察他們深層的感受,並讓他們知道我在意他們每個不自覺的嘆息與魂牽夢縈的痛楚。給予愛和同理能滋養人內在核心的正向能量,使人能找到自我改變的動力與能力。我也學習可以引導弟兄姊妹整理完情緒後,能發掘問題之所在,太急得給建議反而扼殺了他們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的機會;也許他們最後對問題的回應離我心中的「成聖」或教牧上的「理想」有差距,但我也願意接納他們的選擇,並學習尊重他們做自己生命的主宰;也求主讓我透過祂的眼光,可以單單為生命存在的本身而喝采。

  • 更豐盛的在職進修/吳綉喜

    更豐盛的在職進修/吳綉喜/新竹靈糧堂師母


    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 然而,20年牧會的過程卻常是看到仇敵的偷竊、殺害、毀壞,許多弟兄姊妹生命中未處理的問題帶來傷害和破壞,不僅自己受苦,也波及周遭的人。身為牧者,一直在認真的禱告尋求、也把握各樣學習的機會,思考如何幫助他們。

    幾年前,當我聽到靈糧神學院設立牧靈諮商科,就怦然心動,因為此科系是整合心理諮商、屬靈操練與內在醫治來幫助人得醫治、得自由,可以活出神所應許更豐盛的生命。我心想,這麼棒的整合課程若能呼朋引伴來裝備,將來在教會中就可以形成團隊,甚至可以成立關懷中心或協談中心,服事教會與社區。於是邀請六位同工報考(隔年又增加三位)。

    將近三年的在職進修,透過上課、閱讀、實習、寫作業,不斷的自我重整、生命成長、累積專業知識,清楚地感覺我個人生命與服事技能不斷地被提升。更特別的是與班上許多來自不同教會、卻懷抱一樣異象、使命與熱忱的同學們互相切磋,激出許多火花,領受愈深愈廣,得醫治、被擴張,進而又將所學應用到教會,也開始看到一些果子。例如:

    1.在小組長訓練中,每月我們輪流教導「基本的人際關係技巧」:傾聽、同理心、澄清與發問、問好問題與重新框架,甚至教小組長將這些技巧融合起來變成代禱的方式。

    2.在小組長退修會,我們應用「團體諮商」所學,以帶領成長團體的方式,幫助同工自我覺察壓力情緒並激發同工原有的潛力,讓團體動力迸發出豐富的正向影響力,同工們都覺得很受用!

    3.我們也將所學的「屬靈操練」放進成人主日學開課,十周課程加上一日靈修默想營,帶領弟兄姊妹建立親近神與主連結的屬靈習慣,培育內在生命的成長。

    4.此外,在個人諮商輔導方面,也因著這幾年我們修過危機諮商、臨終關懷、悲傷輔導、婚姻輔導、發展心理學、身心疾患、精神醫學等課程,除了理論架構,口袋多了一些工具,讓我們比較能分辨使用時機,提升牧養效能。

    最特別的是一般實習,因著學校的規定,使我們有機會到處參訪許多不同的機構,不但大開眼界,同時發現其實有許多社會資源可以去使用、轉介及連結,這使教會大得益處!

    總之,來牧靈諮商上課,真是豐富精彩!雖每周要犧牲一天的假日,但個人與教會都一起大大蒙福,真是值得啊!

  • 從心,重新再出發/黃麟玉

    從心,重新再出發/黃麟玉/天母豐盛靈糧堂牧師


    在全時間服事主近20年的時間後,心中興起了要進修的想法。多年忙碌衝衝衝的服事沒有停歇過,覺得服事缺少了些元素;也感到現今的教會面對時代的議題及整個社會的變化,看到自己需要去充電,接受裝備以面對今日的牧養挑戰。

    在強調事工導向、目標導向的環境久了,對於人的需要關懷上似乎少了些什麼。或許在事工方面有被訓練操練到,但在做人為人關懷牧養上則感到十分欠缺,需要新的裝備來滿足牧養上的需求。所以當第一屆牧靈招生時,心中想著,就是這了,我要來接受裝備。

    第一學期的同學們每個都在教會身負重任,大多數也是在事工導向的教會參與牧養,擔任小組長的服事,課業的繁重把我們壓的喘不過氣來,但也都靠著主的恩典及同學們彼此的打氣,大家都一一挺過來了,真的是不容易。每位老師都是傾囊相授,愛護每個學生,作業要求不減少但也有恩典,是扎實的訓練栽培造就。

    我覺得牧靈很棒的是在屬靈操練、醫治、諮商三者的結合。在面對日新月異社會快速變動、人際關係疏離,科技發達的現今社會,在牧養人方面真的需要一些專業技巧來輔助。

    個人最大的收穫在兩方面:屬靈操練及諮商專業方面的學習

    一、屬靈操練:每學期的靈修默想營給我很大的幫助,它讓我從忙碌的服事中可以暫時歇息,身體可以休息,靈裡也可以安息,這對我而言是個很重要重新得力的時刻。在靈修默想營我看見安靜帶來的力量與幫助,從身體的靜下來到心靈的靜下來,這需要操練,靜下來之後,讓我的禱告可以更專注並且更容易來聆聽神。

    過去雖然也有靈修禱告的操練,但學校開的屬靈操練課程結合了默想營這是過去比較少有的結合。十幾年前也上過靈修學的課程,但總是理論多,操練較少,牧靈的屬靈操練較多的操練這非常重要,我覺得這操練的要求很棒。在許多不同的靈修方法中給我最大的幫助是「歸心祈禱」、「意識省察」、「大自然的默觀」、「想像祈禱」。在這些不同的操練經驗中,耶穌醫治了我與父母之間關係的創傷、失望、沮喪、憤怒---孤兒的靈。也是因為在靈修操練中遇見了耶穌、許多的創傷被醫治了,因此在內在醫治方面,在我的牧養中我就比較少強調,還是會在牧養中做內在醫治的禱告服事。醫治學中過產道及屬靈書籍的閱讀也給我帶來極大的幫助,特別是【改變帶來醫治】這本書,給我許多的提醒同時看見自己的樣貌,了解到要如何看待及面對。人是受他經驗的影響,我也是如此,因此我會較多專注焦點在幫助會友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上。

    在靈修學的課程中我得到了二個禮物,學會了「安靜」與「聆聽神」。安靜中聆聽自己也聆聽神,當這兩方面越來越敏銳,我也開始敏銳我周遭的人事物。過去我總是很難明白甚麼叫做聆聽神?與神對話?到底神說話是怎樣的一個情況?現在漸漸能從日常生活中,從聖經經文中更多體會經驗到上帝的臨在與說話,開始漸漸懂得來聆聽神了,這在我的牧養上帶來極大的幫助。因為同理心增加了,對於別人的痛苦、無助更能憐憫與同情,聽得比過去多,而不再流於講大道理或是責備、定罪他人,不在那麼法利賽人。弟兄姊妹也覺得我和藹可親多了,他們也比較會主動親近我對我說真話與心事,關係更真實實在。

    二、諮商方面的心得與收穫:起初學習諮商的理論時,真的是很辛苦,畢竟是中途開始學習一個新的領域,許多的專有名詞及不同的學派常常搞得頭昏腦脹,經過四年也學到一些些的皮毛,即使只有一點點的皮毛也讓我在牧養上獲得極大的幫助。例如:

    a.面質與澄清的技巧:過去不敢挑戰弟兄姊妹似是而非的說詞,現在透過用問句的方式來面質不傷人又能講到重點真是太好了。關於澄清部分,過去也是心中在演連續劇,自己寫劇本,但可能與事實相去十萬八千里,但也因為怕傷了人也傷了自己所以就逃避不談,如今我學習去澄清,這給我自己與牧者之間的關係帶來極大的突破,讓我勇敢地去澄清避免許多不必要的猜測與多想,造成彼此更大更深的不信任,澄清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b.五花辮---這個技巧也幫助我可以好好整理我的想法與行為之間的距離,更重要的一點是由五花辮我發現自己很少表達出我的—期待期望,我的想要是什麼。起初我蠻訝異自己有這個盲點,我以為別人應該知道才對,結果是我自己都不自覺不自知,原因是我根本沒有說出口。這幫助我學習練習說出我的期待讓別人可以了解我的需要是什麼。這是我在做個案時候常用的一個技巧,發現到許多人在說出自己的期望這一點上忽略了自己,許多人都以為別人應該都知道,許多人並不清楚或說意識到自己到底要什麼,這個技巧可以幫助個案學習認識體會意識自己到底要甚麼?

    或許在諮商的專業上我的學習還是十分有限,而在這有限當中我所學到的已在我的牧養中帶來極大的幫助,真是感謝讚美主!

    屬靈操練也由一個學期的課程增加為二個學習的課程真的很棒。

    總而言之,牧靈諮商對我個人及牧養帶來極大的更新與祝福,感謝主,也謝謝學校老師們的認真教導與榜樣。

  • 牧靈恩典湧流之路/黃中慧

    牧靈恩典湧流之路/黃中慧/學園傳道會婦女事工組長


    進入牧靈諮商科學習已經邁入第四個年頭。在牧靈諮商科學習的歷程,是恩典湧流與全人醫治建造的歷程。神藉著願意的器皿,恩典與醫治的恩流,會更多的流到牧區、社區、災區;流到萬民。

    一個人的成長

    與神的關係:

    屬靈操練課程學習等候主。我學會放鬆與放慢,改變馬不停蹄的生活韻律,穿插安靜的休止符。用不住的禱告把心轉向神,像戀人不住地搜尋良人的身影,享受與他同行。聖言心禱的操練,幫助我不再囫圇吞棗的讀經,而是坐在主旁,傾聽祂並反覆咀嚼主的話。我在小組、個別諮商中也帶領案主操練,看到案主從神領受直接的指引、安慰鼓勵時,自己都同得滋潤,也深深震撼於聖靈的大能甚至可以在未信的案主身上彰顯。

    與自己的關係:

    因為屬靈的操練,在自我的意識的覺察上成長。在不經意中,遇到煩亂的思緒,就學習放下,回到聖言,回到內心最深處。這樣放下的動作,清出空位給神。不知不覺變輕省了;不知不覺敏覺自己的罪,認罪了;不知不覺可以有真誠的動機,愛人不虛假;當裡面的力量剛強起來,禱告真的有能力了。清除雜物,排毒、重擔,倒空自己讓位給神,如清理電腦磁碟讓出空間,讓神重組,就得著醫治的果效。

    在與人的關係:

    因為同理心訓練的涵養,幫助我更能體會、體恤人,提升我在牧養服事的能力,在服事的深度上提升。不再單一化,絕對化,也體察人心的需求,不再求快,更能等候。也因為在牧靈諮商科裡豐富的資源,包括師長、同儕的榜樣擴展了我的眼界。在一般實習中課程中,參訪許多單位,讓我脫離井底之蛙的狹隘。另外,同班四年培養起來的革命情感,更是幫助我在這條學習路上有同伴互相打氣,永不孤單。

    二、在服事的成長

    就讀牧靈諮商科一大收穫是,學習在繁重的服事、課業、家庭需要中取得平衡,因而鍛鍊出時間管理的效能,也學習有健康的界限。不論是在時間、體力,靈力上量力而為,適時學習說不,學習休息不至耗竭,也不帶勉強、罪咎服事。漸漸地能破除完美主義的毒鉤,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

    牧靈諮商科的學習,提升我專業諮商技能,特別是問問題的技巧,幫助我學習更深、更廣的幫助案主探索,也在團體中學習更多催化團體互動與人際洞察。另外,在個別、團體諮商中,嘗試與屬靈操練與內在醫治三股繩子的結合,真的好像如虎添翼,看到聖靈的動工實際的果效。有位被服事的姊妹對我說:「從前曾經接觸過諮商輔導和心理學,但是發現有聖經背景的牧靈諮商,的確有很大差異。不僅是解決表層的問題,而是處理更深層面的靈性根源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有機會參與葉美珠老師帶領的「伴你走過憂傷路」團體見習,實際經歷聖靈的奇妙作為,看到神主動靠近傷心人,醫好他們的傷處。。誠如一位成員說:「這趟深度的心靈旅行中,我曾駐足在不曾見過的『風景』中,享受了悲傷所產生的生命力。上帝是我這趟旅行的導遊。」我也親自經歷與神同在的大能,看到愁苦憂傷的夥伴,在九次的課程之後,洗淨一切灰塵,褪去一切憂傷,帶著盼望光明繼續往前行,真是太神奇的經歷。

    三、小結

    四年的牧靈諮商課程,好像師父領進門,但修行在個人。學海無涯,有待自己在服事上的應用投入。展望未來,牧靈的學習只是一個起點,更是我在中年再出發的開端,再進修,再連結,再碰撞,再成長的起點。很高興自己能夠在牧靈黃埔一期的榮耀行列中,繼續成長,被主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