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達時務與把握時機 / 喬美倫老師




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 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 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代上十二32)

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 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 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
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弗五15-18)

 


2020年是全球失算的一年,年初所有的預測與趨勢分析盡都失準。包括我自己的所有海外行程都叫停,更何況國際的各種交流。川普原來因著失業率降低,經濟回升,原本連任的大好算盤也都失靈。最早染疫的中國,卻因最早恢復,經濟成長率反而因增長2.3%,遠遠高過全球的-4.4%(台灣因著疫情相對緩和,也是少數正成長者2.98%)。

進入2021年,各種分析、趨勢、轉型,紛紛出爐,對於基督徒而言,在這數據掛帥,又變數橫生的世紀,我們究竟可以把握的是甚麼?
摩西說:「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呢?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求你照著你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 (詩九十12-15) 這正是一個「求你照著你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的時刻。 我們發現聖經有許多的地方談到「時間」,單單詩篇九十篇,17節中就有12節提及與「時間」有關的字彙。可見「時間」是我們的資源,也可能是我們的敵人。
 

通達時務的族長
 

大衛與掃羅家族重疊的時代,是一個暗昧不明的時代。掃羅已死,大衛在希伯崙作猶大家的王,掃羅的後裔伊施波設也在河東瑪哈念為王。這時候以色列各支派要作出決定,他們要歸掃羅家還是歸大衛家。這時各支派都有人來歸順大衛「預備打仗的兵來到希伯崙見大衛,要照著耶和華的話將掃羅的國位歸與大衛。」(代上十二23) 這其中包括了以薩迦支派。經文說「以薩迦支派,有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代上十二32)最終各支派共同推舉大衛成為全以色列的君王, 結束了混亂的時代。這段經文中對各支派的描述都是能征善戰,唯獨對以薩迦支派的描述是「二百族長都通達時務」,正因為領袖方向正確「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所以「他們族弟兄都聽從他們的命令」。

甚麼是「通達時務」?回到原來的意思就是「辨明時機」,他們有能力分辨上帝的心意在大衛身上,因此「照著耶和華的話將國位歸與大衛」。舊約箴言中特別提到「通達人」共有九處之多, 雖然箴言中的「通達人」與上述的「通達時務」不是同個字,但是意義相仿,意指「精明」。例如:「通達人的智慧在乎明白己道;愚昧人的愚妄乃是詭詐。」(十四8)或「愚蒙人是話都信;通達人步步謹慎。」(十四15)另一個相關字是「洞察」,也可譯為「精明」,「夏天聚斂的,是智慧之子;收割時沉睡的,是貽羞之子。」(十5)都是掌握時勢,適時作出正確決定的意思。它也用於形容大衛「做事精明」(撒上 十八15),但以理「通達各樣學問」(但一4),彌賽亞「行事必有智慧」(賽五二13),甚至用於「房屋錢財是祖宗所遺留的;惟有賢慧的妻是耶和華所賜的。」(箴十九14)

綜論舊約,充滿了「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思維,也認為這些人的「通達、洞察、精明」是出於上帝。
 

把握時機的使徒
 

在新約中,不約而同的,耶穌與保羅都論到時機的重要。耶穌一生之中,非常看重時間點,也就是今天所說的timing。
他說法利賽人「早晨天發紅,又發黑,你們就說:『今日必有風雨。』你們知道分辨天上的氣色,倒不能分辨這時候的神蹟。」(太十六3)指責他們看不懂上帝當時的作為。他指出猶太人因為「不知道眷顧你的時候。」(路 十九44)而錯失上帝的計畫。他也勉勵門徒,上帝要把國交給「那按著時候交果子的園戶」(太二一41)。他們在等候主再來時要做「按時分糧」的好管家(太二四45)。最後,他也對自己的時間表瞭如指掌,早先他說「我的時間還沒有到」(約七6)。等到即將受難時,他說「我的時間快到了」(太二六18)。耶穌在上帝的時間表中做每一件事,最終完成了上帝的終極計畫。

保羅則是活出他精華的一生,一滴也不浪費的跑完他的全程。他勉勵教會「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 加六9-10)最經典的就是以弗所書這段話:「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要愛惜光陰, 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弗五15-18)這段經文中,關鍵就是「愛惜光陰」。解經家把它譯為要「把握時機」。「愛惜」是「善加利用」,「光陰」就是上面所述的「時候、機會」, 我們一般叫timing,希臘文是kairos。它有別於新約另一個時間的用字chronos指一般的時間,kairos多指 「關鍵時刻」。保羅認為面對「關鍵時刻」要作出關鍵抉擇。

在此,保羅提到三個不要,以及三個要。這三個要與不要剛好是相對的: 

一、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

保羅的前提是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邪惡」意指不健康的、痛苦的、沒有價值的,這也是我們今天世代的寫照。越是這樣的時刻,越是須要「謹慎行事」,意即精確的行事為人。保羅要我們像人生精算師一樣,謹慎的善用上帝給我們一切的資源。當我們在每一個chronos的日常耕耘中努力不 懈,當kairos特殊時機出現時,我們才有能力抓住機會。


二、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

但是我們要如何認出這是一個kairos特殊時機呢? 特殊時機是誰給我們的呢?是這個世界嗎?是人生的貴人嗎?有時候是,但我們怎知這是一個好的時 機,還是一條不歸路?重點是「不要作糊塗人」, 「糊塗」指的是無知,無知於「主的旨意」,要認 出上帝給的kairos特殊時機,就是要知道祂的方向, 祂的法則,祂的旨意。


三、不要醉酒,要被聖靈充滿:

許多人質疑保羅為什麼把「不要醉酒」這麼俗世的事,與「要被聖靈充滿」這麼屬靈的事放在一起討論,會不會太跳tone了?

其實這兩者有其類似之處,一方面「酒能使人放蕩」,也就是醉酒者會被酒精掌控,作出失常之舉,例如舊約的挪亞。另一方面,聖靈則是掌權在我們身上,讓我們「謹慎行事-愛惜光陰-明白主的旨意」,行走在主的心意中,完成我們人生的使命。

 

上帝的季節
 

Chuck Pierce曾在他的一篇信息中提到,上帝的節期,往往與季節有關,並且常以農耕作為分切點。例如初春的樹木節,春雨前後的逾越節與五旬節,秋收的住棚節,都以耕種與收成作為節點。事實上,以色列各種作物都有它最適恰的播種與收割的季節。他們會在十月種五穀,隔年四月割大麥,五月修剪葡萄,六月收葡萄,七月收夏果,八月收橄欖。每個作物都有自己的季節。這就讓我們想到詩篇第一篇所言「按時候結果子」是甚麼意思。反過來講,就是要按時播種,按時澆灌,才能按時結果。
 

面對2021年,如果我們希望我們的人生是多結果子的人生,就要問,何時該撒甚麼種,何時該做適當的澆灌,我們要配合上帝的季節,不是像箴言所言「懶惰人因冬寒不肯耕種,到收割的時候,他必討飯而無所得。」(二十4)而是要「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螞蟻沒有元帥,沒有官長,沒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預備食物,在收割時聚斂糧食。」(六6)

當我們認識上帝的季節,「通達時務」,「把握時機」,按時播種,按時澆灌,才能「按時候結果子」,活出豐盛的人生。

2021年也是充滿變數的一年,疫情不可測,國際關係重新洗牌,產業因工作型態改變而快速重組,許許多多的機會因此消失或興起。包括教會的生態都在改變,如果我們還是站在原地不動,機會的浪潮打過去之後,我們可能所剩無幾。

基督徒的最大優勢,就是知道世界會越來越混亂,但我們是上帝修復這個世界的力量。貧富差距會越來越大,但我們是上帝管理物質世界的管家。時代、科技、趨勢會更迭,但創造與連結,是上帝內建在我們裡面的能力。

「時機」在上帝的手中,「把握」是我們的責任。成為「通達時務」的領航者,才能為世代指出正確的方向,讓這個世代由混亂重回次序。